上帝在我们的盒子里

跳转到内容

作者:Ben Huot

www.benjamin-newton.com

2021年11月7日

玉米迷宫里的人

上帝不是事实。他是真心实话。你不能把他放进盒子里,圣经当然也不能。当我们使用为科学设计的术语时,我们会将上帝降低到我们的水平。科学声称上帝在我们心中和思想中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不能让它在神学中站稳脚跟。

我记得十年前汽车后面的小鱼。基督教者,意思是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主和救世主。然后你开始看到象征进化和无神论的达尔文鱼。然后耶稣的鱼吃达尔文鱼,然后你看到达尔文的鱼吃耶稣的鱼。变化继续以这种方式出现。

我们都想在辩论中说最后一句话,但没有什么可争论的,因为上帝的存在是显而易见的。关键是没有什么可赢的。我们需要对不信教的人说我们的斗争,而不是与他们作斗争。他们会和我们战斗,因为他们知道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我们更清楚,应该和平地出来。

耶稣对法利赛人说的话比对不信的人说的话要难得多。耶稣在很大程度上退出了社会,不信教的人被他吸引住了。他没有和他们打架,而是和他们一起在他们家里呆了一段时间。

基督是和平王子,而不是战争之神。我不明白所有的愤怒都来自哪里。我认为政治过道两边都错了。任何一方都不会承认他们支持任何邪恶,但对于那些没有政党或没有投票的人来说,这是不可信的。

我们需要放弃政治。冷战取得了胜利,我们不需要在核战争中与中国作战。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坏事在社会和政治上发生了,也发生了大事。我们经历了许多战争,使环境变得更糟,我们已经将许多罪恶犯罪合法化。另一方面,我们对动物权利和残疾人有更好的法律支持。

我们建立了互联网,使我们能够用福音接触到更多的人,但犯罪也转移到了互联网上。我们美国人仍然是全世界所有可衡量类别的领导者,但年轻人仍然认为情况每年都会变得更糟。尽管我们在这个国家仍然拥有巨额财富,但我们正在失去工作,无家可归的现象也在增加。

我们生活在一个基本上不能被入侵的国家,在每十年打一次重大战争并失去50多年的和平后,我们做得很好。我们基本上是不可摧毁的普通或外部措施。但我们整个世界体系非常脆弱,随时都可能上升。我们发现,我们现在可以通过电子方式打仗,这样在他们开始关闭我们的电网之前,没有人会受伤。

没有人因为关键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因为它们不会激怒、恐吓或让我们兴奋。我们是一个娱乐和轻松道路的社会。我们可以同意做一些我们都需要做的事情,比如修路、改善互联网安全、清理垃圾、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工作和住房、打击欺诈和身份盗窃,以及支付残疾退伍军人的医疗保健费用。

基督不提倡法西斯主义或共产主义、民主或社会主义。上帝想直接统治我们。我们不需要比喻或字面地打这个国家的战斗。无神论在美国并不新鲜,也不新鲜。它始于几个世纪前。

因此,教会需要我们对未来的愿景达成一致。国家不能在许多严重问题上达成一致,而教会不能就是否在里面戴口罩达成一致。我真的不在乎我们走哪条路,但许多人因此不去教堂,这需要停止。

这些问题都可以在我们的教会内部解决。我们是我们自己最大的敌人。我们沉没了,太容易放弃了。我们彼此争吵。

我们祝贺自己,我们在同一气息中看到了光明,我们说一切都犯了罪。我们说我们想拯救世界,但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国家。我们庆祝基督的同情心,但我们对我们军队所经历的所作所为却不欣赏。

我们应该与我们的文化相反,而不是文化的子集。有些人也有其他观点,也可以是基督徒。让我们看看我们是否可以把自己扩展到我们不太舒服的人类别。

我们需要重新审查某些事情是文化问题还是圣经问题。由于巨大的技术、生态和经济变化,我们的文化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我们需要将福音带入这种新的世界文化。我们需要将自己视为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文化。我们需要像对待它一样对待它,这是一个从未用他们的语言看到福音或适应过他们的文化的世界的新任务领域。

我们需要将讲英语的基督教与讲西班牙语的教会交流。我们需要引进由其他种族或族裔群体主导的教堂。我们需要以和平和低调的方式向互联网世界扩张。

我们永远不应该放弃教义,也不应该接受福音派的失败。但我们仍然必须做出重大改变。虚拟世界即将与物理世界统一,我们需要适应并努力走在曲线的前面。基督徒需要更多地参与观看技术、社会趋势和智力讨论,但方式主要是倾听而不是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