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你自己

跳转到内容

作者:Ben Huot

www.benjamin-newton.com

2021年11月5日

玉米迷宫里的人

大多数人认为某些事情往往与他们的感觉相冲突。这是因为人们往往缺乏自我知识,主要受到非理性或情感争论的激励。他们的情绪和思维不同步,因为他们内部冲突。

主要的世界信仰系统往往鼓励自我反思,并承认一个人的现实并不完全基于可量化的数据。许多现代人似乎认为科学是了解生活的唯一或最好的方式。我们把感觉降到事实上,然后争论一些与我们感觉不同的事情。

我们对自己不诚实,因为我们对自己不诚实。我们需要承认,我们主要由情绪和情绪争论驱动。我们争论的许多问题都不是我们关心的真正问题。我们担心,如果我们承认情绪在形成观点方面与事实一样有效,我们可能会显得软弱。

我毫不奇怪地承认我是非理性和主观的。事实上,我认为任何真正相信自己客观的人都在试图取代上帝。只有上帝才能真正客观。我不是想客观,也不是想用事实证据争论。我不想改变你的观点。

这并不能让我比别人更好或更糟糕,我承认我可能也有很差的自我知识。我认为精神成长有助于我们从上帝的角度看待事物。我觉得这很有帮助,因为它让我超越自己的感受,而不必让自己成为事物的中心,也不过度简化人类的存在和重大生活问题,使其在本质上纯粹是事实。

上帝是情感和逻辑的完美结合,我们也应该如此。忽视你的感受并不能让你更强大。不接受你的限制并不能让你取得更多成就。即使否认恐惧也不利于你的自我控制。

情绪比逻辑发生得更快,当我们处于危险境地时,情绪是有用的。它们还有助于限制我们认为通过单独可以做的事情可以接受的东西。科学回答了许多关于如何做某事的有用问题。但决定是否做某事需要更多。

我们的社会尽可能地由科学优化,以提高经济效益,而无需完全不同的技术。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更负责任,从长远角度看待事情,我们会为我们的问题想出截然不同的解决方案。

我们似乎在不久前决定,有人代替另一个人受苦是可以接受的。许多人认为,为大多数人牺牲少数人的需要在道德上是合理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赞成美国权利法案的原因之一,尽管我不认为人们仅仅因为他们是人就拥有权利。

我认为没有什么事情应该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很少有事情是真正必要的。换句话说,《权利法案》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它限制了一个社会允许做什么,即使大多数人认为事情是最好的,即使它伤害了个人。

我认为目的并不能证明手段是合理的。我们永远不应该在两件坏事中最好的事情之间做出选择。如果我们面临这个选择,我们不应该做任何事情或变得更有创造力。

我们不应该总是选择最简单的做事方式。我们应该更加重视以牺牲社会为代价对个人的善待。个人需要比团体更需要免受群体的保护。

我们喜欢用我们和他们的心态把自己分成2组。但我们真正的冲突是内部的。如果我们能在自己身上找到和平,那么彼此找到和平就会容易得多。

今天,我们争论谁更宽容,但将其他主要观点排除在这一论点之外。我们在理论上对谁宽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俩都从美国的两个主要信仰体系中相处融洽。这不是穆斯林对基督教或科学与信仰。这是保守派对自由派。

关键是哲学很重要,并不总是你能证明什么决定了什么是对的或结果。除了可测量的现象外,还有许多其他方法可以确定什么是真实的。痛苦本身超越了人类生存的身体、情感和精神领域。

你不能把自己或你的观点简化为零,只能证明什么可以证明什么,什么不能证明什么。无论你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你的感受和信仰都是重要和有效的。但在你有效地与他人沟通之前,你需要充分了解自己,才能发现为什么你为了自己的内心平静而有这种感觉。

自我知识很重要,因为在不了解自己和为什么做你做的事情时,你怎么能理解其他人为什么做他们做的事情?要开始更多地了解自己,你需要学习一个更广泛的领域,而不仅仅是一门学术学科,最广泛的学科是哲学。事实上,科学和社会科学源于哲学,因为它们曾经被称为逻辑、自然哲学、心灵哲学和伦理学。

要超越逻辑世界思考,你需要其他方法来衡量你经历的重要性,而不仅仅是数学。宗教是进入这种心态的好方法。宗教拓展了你的思维,因为你被迫与经验上无法证明的想法作斗争。

你如何证明业力是真的还是罪是真的?两者都相似,因为它们都涉及道德,但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方面却大不相同。两者都涉及改变你的思维方式,也涉及类似的道德重大行动。但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你做的,另一个是上帝做的。

归根结底,我们需要决定我们是想过自己的生活,最终遭受不必要的痛苦,还是追随上帝,并有目的承受痛苦。基督徒确实受苦受难,但他们除了地球上的这个小生命外,还有目的和希望。基督教上帝理解做我们是什么感觉,因为他创造了我们,他像我们一样生活,他的圣灵愿意在我们体内生活。

上帝关心个人和我们的感受,因为他希望我们的心、思想和灵魂不仅仅是纠正我们的行为或像世界一样获得对我们的权力。上帝爱我们,因为他选择这样做,尽管如此,甚至在我们不道德和不服从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即使上帝存在于我们体内,我们仍然可以自由地做我们选择的事情。我们大多数认识基督徒或基督徒都知道这一点,因为我们即使是信徒仍然犯罪。但上帝的重点不是惩罚我们,而是通过他的直接超自然干预来改变我们的思想、经历和行动来改变我们。

上帝创造了我们自由选择,但这样做是为了让我们仍然无法犯罪,因为我们一开始不知道什么是邪恶。上帝现在允许自由选择,同时仍然保证我们被预先选为他的信徒。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尽管我们固执和反叛,但他有力量和意志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自由意志和命运不需要冲突,就像事实需要与情感一样。